荔枝app的个人频道

最后一个剑冢消散。

大家离开暗渊。

孙丽钗突然捂着心口,皱眉凝神,只感哀痛莫名,随即不知何处袭来一股恶意叫人浑身冰寒,她略一失神,手中伏虞剑柄就欲飞去,好在眼疾手快,一把捞住。

那剑柄还在振动,指着太吾村方向,天地尽头仿佛有一恶兽张开巨口等待她去投身。

鹿正康舒服地叹口气,“总算来了个对手!”

他说着,顺便将最后一枚焚神炼剑柄化形。

一位抱着狐狸的小姑娘自光芒中走出,她穿着简简单单的襦裙,头发就像铅云一般浓厚而灰暗。

看到陌生人,小衣以侯举起手中狐狸,挡着自己的脸,慌慌张张地说道“你们……你们别看我……丑狐会……会咬人的……”她说着,还不断后退,倒是那只七尾的灵狐咧着嘴,眯起传神的笑眼打量众人,尤其对鹿正康点了点头。

小衣以侯嘀咕道“丑狐,放火烧他们……不……莫伤人,我们还是快躲起来……”

狐儿轻轻啼鸣,女孩眼中的戒备慢慢散去,总算探出头好好打量鹿正康三人了。

“丑狐……说你们……都是好人……你们是好人吗?”

鹿正康冲她温和地笑了笑,挥手把一众小异人都从净土放了出来。

纯白天使挥动着翅膀

大家面面相觑,突然就生出一种觉悟感,扭头四顾,眺望太吾村方向。

大岳瑶常愤愤冷哼,“好个妖魔,黑气冲霄,若不杀它,天下如何能太平!”他拔出阔剑,直指太吾村之地。

金凰儿大呼“除魔降妖,护卫正法!”仰颈高鸣,声震四野。

以向的面容散发纯美玉光,呵气吐息,化作清风。

术方掐诀,天地间陡然一道长虹贯通。

莫女抛开花枝,无数鸟雀遮蔽天空。

衣以侯轻弹手指,野火从泥壤的缝隙中涌出。

卫起扯下虎头帽,狂吼一声“舍生取义!”

众异人化作光芒,凝结出一块块剑柄,在宇天之界盘旋。

天上彩霞飞灵雀,厚土奔流万丈风。

神剑入鞘常磨砺,扫定妖氛值此机。

魔佛鬼仙浑不惧,纵死放歌哂英豪。

轮回十世真奇质,亘古人间是尘嚣。

七位异人,七块剑柄,盘绕成圈,在太吾身后旋转,似一个华美的光环。

天地异象慢慢消散,地平线上却又有异动。

雷声隐隐——不,是涛声!

是大洪水!

从西北方,连天的浪潮狂涌而来。

下触大地,上接云霄,左右不见极尽,灭世之潮!

此时穹顶陡然破开一个黑漆漆的大洞,刹那间日晦其明。一位百丈高的血发魔神从天而降,手持巨蟒长鞭,如陨石砸地,背后乌黑的无尽浊浪亦难掩其狂态,来者正是蚩尤转世,神人血枫!

孙丽钗咤一声,身躯陡然高长起来,手结法印映照宇宙,长发盘结如肉螺,面相整肃宽口阔鼻如狮子,脚下莲座出现澄澈万里,双目一睁,化作威严佛瞳,周身毫光大亮,似人间骄阳。

十四尊者之首,大光明净心伏魔宝狮子上尊!

人们都说天下第一是佛子,青史第二是万人敌李鼎勋,但这是单以战绩论。

真正的实力排名,孙丽钗才是佛子之下的次席。

血枫见到这样一位同自己等高的神通者,不禁大喜,放声狂笑,“来战!来战哇!!!”

拳掌交击,余波震裂大地。

那天边怒浪疯涌到此,可却在短短几息就封冻化冰,成了一条壮烈的冰川。

那波纹潮花都完完整整地冻结,清清楚楚,浊浪凝冰,似乎是另一个极寒世界的倒影,那冰壁上浮现一个高寿男人的身影,相比整个的冰体而言微不足道宛如沙砾之于广漠,然而他轻轻从冰中走出,好似幽鬼,乍一现身,一股淡淡霜风吹拂,万物冰结。

墨云轻轻抬起右手,袖中一道清光飞出,却是王平安的飞剑。

“那小子称你为袖中青龙,我却偏好叫你斩浪裂天,你说好不好?”他轻轻捏着剑,似乎是在牵着爱人的手。飞剑微微颤抖,如泣若吟。

那冰中异人与他遥遥对立,双方都是翩然君子,哪怕即将来一场生死之搏,还是彬彬有礼。

“墨云。”

“九寒。”

“有礼了!”

飞剑电射而去,异人退入冰川,冰与剑交击,铿然如玉震。

……

鹿正康朝东南方一个踏步出现在太吾村内。

相比寻常农家村镇,此地异常繁华与冷清。

繁华因各种建筑。

冷清因空无一人。

村中有一口古潭,滩水黑似浓墨,潭边竖着上百座石碑。

江湖各派,各世家都承诺将武学传授给太吾传人。

这石碑记录着誓约,记录着当初封印相枢的功勋。

潭水慢慢下降,露出光滑的石壁,直到干涸。

深潭现在就成了一个深坑,里面遍布锁链,捆着一个三首八臂的魔神。

祂闭目盘膝于此,当昏暗的光扫入这万古的黑暗之所,而祂的体躯却比阴影更深沉。

三首分别为忿怒相、愁怨相、癫狂相。

浑身缠绕着鬃毛似的火焰,八臂伸展遍指上下,手掌各结法印。

相枢真身,好一尊魔神。

魔神睁开了眼。

忿怒相仰面望着潭边的鹿正康。

三首齐道“小和尚!你来寻死了!”

祂站起身,锁链訇然中开,震震似钟磬之鸣。

相枢只一挣,这无数的锁链当即崩碎。

祂一跃挑入高空,落在鹿正康身前,高三丈三尺三分三寸,浑然天成。

鹿正康不言,挥出一掌。

超神一阶,须弥掌!

相枢厉啸,八臂回击,超神一阶,血神捶!

偌大太吾村,烟消云散!

挥掌!出拳!

相枢癫狂相喷出毒水,流毒千里,所经之处千年内寸草不生。

鹿正康挥袖将这浪潮般的毒水扇开,而毒气迷冥将他的衣袍腐蚀。

“吼——!”相枢猛然一拳将鹿正康远远击飞,撞破几座山丘,烟尘滚滚,转眼他又一步出现在相枢身后,一只蒲扇般的肉掌恶狠狠击中邪神后腰,发出金属爆裂的轰鸣。

“嗷!!”相枢痛呼,这秃驴好重的掌力,差点没把祂脊椎打成粉末,好在恶缘凝结,祂的体躯金刚不败。

双方你来我往,拳劲掌风四逸,化作连天的龙卷,远远望去,那太吾村方向有一道颮线乱杂杂朝远处冲去,沿途树林倒伏,山头碎裂。

佛魔大战,威力至斯。